编者按:

人才资源是学校事业发展的第一资源,卓越师资队伍是学校人才资源的核心。近年来,我校始终坚持党管人才的原则,立足自身发展,依托国家“创新人才推进计划”、“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等重大人才工程,“以才育才、以才引才、以才聚才”,全力推进人才强校战略。学校人才队伍质量同步增长,总体结构好转,以院士、“千人计划”特聘专家、长江学者等高峰人才为核心的人才群体基本形成,在生物学、作物学、园艺学、畜牧学、兽医学等学科领域国际影响力不断增强,社会服务能力不断提升。

为贯彻落实学校第九次党代会精神、实现学校“高端领军人才一流”营造良好氛围,本周起,学校新闻中心拟用两个月左右时间,分期分批推出“狮山之子·学校人才队伍建设巡礼”大型报道专题,该专题包括“海外引进人才”和“本土培养人才”两个系列。专题计划每周推出一位,行文不拘长短,通过讲诉专家们的艰苦奋斗、追求卓越、奉献社会的故事,突出彰显他们“勤读力耕,立己达人”的精神和“不张扬、不浮躁、不盲从”的品格,并力求将他们的个人成长、人生事业的选择和对国家社会的贡献,放在大的时代背景中去理解。专题旨在营造人人关心人才队伍建设工作的氛围,构建有利于创新人才成长的文化环境,亦图尝试粗略总结人才成长的规律和途径,激发后辈学人奋发图强,投身建设特色鲜明的世界知名高水平大学和“科教兴国”战略的伟大实践中。

海外引进人才

彭少兵:三次选择与他的家国情怀

彭少兵身上集合了各种角色:长江学者、千人计划学者,国际著名的作物生理学家;极具感染力的老师;热心的公共事务参加者。让人印象深刻的,还有他对所有人一致的谦恭平和。从放弃读研决定出国开始,30年来,他的人生轨迹不只是太平洋两岸三地的往复循环,不断选择取舍之间,既是时代发展的驱动,又深藏着一份他对家国诚挚的情怀。

阅读全文

 

严建兵:狮子山下“种田农民”

1995年,来自湖北崇阳的农家子弟严建兵考入华农生科院生物技术基地班,8年后他博士毕业,去中国农大任讲师。2006年,他从100多应聘者中脱颖而出获得墨西哥国际玉米小麦改良中心(CIMMYT)和康奈尔大学联合招聘的博士后位置。本是3年合同,2年未到,中心决定提前聘他为“副科学家”,10个月后,他又被聘为“科学家”, 而这个过程通常需要5-6年。

阅读全文

 

何正国:清水捞鱼的微生物学“渔夫”

就在这间略显逼仄的房间里,何正国坚持一贯“清水捞鱼”的原则,从事着微生物学领域研究。他谦虚地表示,回学校8年,建了一个平台,发了一些文章,支撑了农业微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发展,并为微生物国家重点学科的发展,做了一点贡献。

阅读全文

 

 

傅振芳:小个子“赤脚医生”的大梦想

95岁的罗伏根教授精神矍铄,目光如炬。30多年前,他在带有“传统”福尔马林味道的畜牧楼给大学生讲授兽医微生物学,一个叫傅振芳的小个子青年让他印象深刻,那小子对狂犬病“情有独钟”,喜欢提问,一直嚷嚷着要“消灭狂犬病”。他无法想到的是,30多年后,这个小伙子已成长为国际狂犬病研究的“大牛”,并于2010年底跨越重洋,获聘我校首位“千人计划”特聘教授。

阅读全文

本土培养人才

郭文武:执着柑橘细胞工程的“本土小苗”

1970年,郭文武出生于十堰的一个小山村,家里7个孩子,他排行老幺。读中学时,每往返一次学校和家之间,郭文武都要走上10里山路,红薯、红薯叶子和豌豆面条成了他不变的口粮。父母对郭文武寄予厚望,希望他早日走出农门。艰苦的求学环境非但没有磨灭他求学的信念,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

阅读全文

 

黄巧云:与土壤谈“恋爱”

随着国际学术声誉的不断提高,黄巧云对各种学术会议了解也越来越深入,他穿梭于各种会议,传播土壤领域的中国声音。

阅读全文

 

张献龙:我为棉农献新种

1992年,还不到30岁的张献龙,在刚刚成立的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领到一张仅仅1.5平方米的试验台,在前辈们工作的基础上,开始了艰难的探索。他的棉花团队只有他和聂以春两个人,科研经费不过数万元,每年只能招一个硕士生。

阅读全文

 

赵书红:在猪基因组上行走的舞者

她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干事泼辣的女博士,孩子心中的好妈妈,学生眼里的工作狂。从事科研工作20余载,她从不知足,不曾改变的,是她对自己“底子薄”的定位,对“做人要知足,做事要知不足,做学问要不知足”的理解,以及对猪遗传育种研究的“定位”。

阅读全文

 

华中农业大学 南湖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