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综合新闻 >> 一位新生的心愿:让爸爸不那么苦

一位新生的心愿:让爸爸不那么苦

我校赴河南家访2014级新生韩凡凡

[ 添加日期:2014-08-20 点击率:4865 评论数:0 条]

    从华农到武汉火车站,23公里;到驻马店,313.8公里;再到上蔡县,50.1公里;最后到西洪乡小和村,14公里。8月19日,学工部经济资助工作人员和植科院辅导员一行赴我校2014级新生韩凡凡家中探望。

    韩凡凡,上蔡县第一高级中学毕业生,今年高考以569分的成绩被我校农学专业录取,这是她的第一志愿。

    西洪乡,这个地处黄淮平原的普通乡镇,“田成方、林成网;沟相通、渠相连”,自古就是粮食的重要产区。韩凡凡的家就在西洪乡的南部,芝麻已经半人高,玉米正长得茂盛。

    凡凡家现有5口人,大姐是新疆大学硕士生,二姐才出嫁,弟弟刚上高一,务农和打零工的爸爸,还有就是她。本来她家应该是7口人,妈妈在今年1月19日脑溢血去世,还有一个姐姐,很小就寄养给别人了。


    凡凡家由三间平房组成,一堂屋,两卧室,厨房在平房一侧,院中种有南瓜,藤蔓萦绕;屋子里面整洁、干净,凳子早已摆好。凡凡给每个客人端茶,她比想象中的要懂事、大方,爱笑的她处处透露着中原人的质朴无华。

    学工部负责人给她送来了“成长大礼包”:火车票、成长书单、校园明信片、《牵挂》光碟和《狮山论坛》,在开学的时候还将给她免费提供一套床上用品,为她找一份勤工助学岗位,安排一位成长导师,让她加入“本禹志愿服务队”。

    凡凡翻看着书和明信片,满脸欣喜。


    上蔡县教育局、县一中领导给了她很大的鼓舞,县工会决定拿出4000元钱资助她上大学,给正在上高中的弟弟免除学费。凡凡满满的感动,默默地说:“谢谢!”

    当地一位陪同看望凡凡的领导当场为她捐助1000元,还说将来要定向资助凡凡。

    凡凡说,上大学之后一定好好学习,“让爸爸不那么苦!”

    陈志强,凡凡的辅导员。对他的第一个新生,他的第一感觉是质朴、懂事。“从凡凡给大家递水请坐中表现的礼貌,从和老师交流过程中体现的沉稳,一次次刷新我对95后大学生的认识和理解。”他表示,要好好培养和呵护这个懂事的学生。


    学工处负责人说,“受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今后要对凡凡多加以引导,让她有更好的学习机会和自我发展的平台,让她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感恩帮助过她的人。

    临走时,本来很大方的凡凡用手遮住脸,不愿意拍个人特写,而在和家人照全家福时,她第一时间把母亲的遗像紧紧地抱在胸前……


    送老师们出来,凡凡显得很开心,而她的大姐却在偷偷抹着眼泪……

附:《散落一地的碎片》(作者:韩凡凡 略有删减

   一样的环境也可以养出不一样的人,在我的印象中,母亲就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因为她和周围人的生活习惯是那么的不同,对我们的教育也很不同。

   她是60年代的人,和我们的成长环境差别很大。每当我们不听话的时候母亲总给我们讲她的经历,以前不懂为什么她要说那些小事,总嫌她啰嗦,现在懂了,她是想用她的经历来教育我们,想让我们珍惜能够有读书的机会。在农村,一直以来就有重男轻女的传统思想,因此母亲出闺前的日子并没有那么好过。她是家中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四个妹妹。无疑,儿子是最受重视的。家里子女多,外公外婆自然忙不过来,家务活大部分都落到了母亲的身上。母亲说,她8岁的时候就自己到14、5米水井旁提水,10岁的时候自己拉牛车犁地,做饭洗衣这些她早早地就承担了。后来知道,是外公比较懒而且脾气不好,所以她必须要做,否则就要挨骂,她做的稍有不好就会挨打。她聪明、勤劳,从来都是很疼我们。因为她,我们姊妹四个一直很幸福。

   母亲是个有生活追求的人,出闺前的生活很困苦,她很想改变生活现状。她说,只有读书她才能走出农村,所以她学习很刻苦,即使每天都有繁重的体力劳动她也能够完成作业,成绩也很好。可是,终究是遗憾的,她上到高中就被迫退学了。因为家里认为女孩子认识几个字就行了,上学就是白费钱,得省钱供男孩上学。她说这些的时候虽然很轻描淡写,但我能听得出她的不甘。

   因为母亲的遗憾,她总是说,你们要好好学习,机会来得不容易。这几年越来越觉得母亲的话是对的。现在的农村,依然重男轻女,附近的女孩能够读到高中的并不多,大都早早嫁人生子了。我们家四个孩子,女孩多,很多人虽然嘴上没说,但是我知道,他们看不起我们,因为我们穷,在村里人的眼里,父母供我们读书是很不值得的。母亲曾讲过一件事让我触动很深。大姐上小学时还没有九年义务教育,一年级该交学费时家里没钱,父亲外出打工了,工资再有几天就到家了,可交学费不能等,母亲就去和一家境挺富裕的长辈借钱,结果没有借到,那位长辈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诸如没钱就不要养孩子之类的。母亲是满面通红回来的。当年我还小,对这件事没有印象,但听了之后依然很心酸,为母亲,为这个家。

   我理解母亲,不想让父母的希望落空,所以愈发努力学习。这就像一个赌局吧,不想让父母输得体无完肤,所以自己全力以赴。待自己成功时,这成功就是回击那些流言蜚语的一记响亮耳光。

   期望愈高要求愈严吧,母亲对我们要求特别严格。记得我小学一年级时,老师留了一张小楷,中午回家之后我就开始写,只可惜心急手慢,写到母亲把饭做好后依旧没有写完,并且写得一塌糊涂,母亲检查我的作业时十分生气,就说了一句话:“重新写!”然后我就边哭边写,觉得十分委屈,辛辛苦苦写了这么多,还要重新写。母亲就坐在我旁边看着我写,又说了一句话:“写不好今天下午就不用去学校了,什么时候写好什么时候去。”我知道母亲会说到做到,所以我也就不哭了,一笔一划地写,后来竟然很工整地写完了,真的有一种成就感。从这件事中我懂得了无论做什么事都要抱着一种要不不做、要不做好的态度。感谢我母亲对我的教育。她的坚持端正了我的态度。

   她对我们有慈爱也有严厉,我是最调皮的一个,也因此是挨打最多的一个,她不会无缘无故教训我,每次我都会无话可说,因为她是对的。我现在对她全是感激之意,她教会我要有尊严,记得有一次她为了让我们能吃一次烙饼,借了别人的烙饼锅,结果那家里的当家人不乐意了,在我母亲说等等之后他就在我家里等,直到我母亲手慌脚乱把锅从火炉上拿下用纸垫着递给他,他才满脸不悦地离开。我当时就在旁边,我看到了母亲眼里的失魂落魄,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对我们说,但是我知道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借过那家人的东西。

   她教会了我们公平、让我们懂得了做人的尊严、让我们领悟了坚强、让我们学会了独立,我曾天真的以为她永远都在,从来没有想象过如果没有她,我该如何走下去。

   承受了奚落,看淡了冷言冷语,终于看到了曙光。大姐已是大学毕业,我也将开始我的大学生涯,弟弟也将步入高中。可是这些母亲都看不到了,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九日,她永远离开了我们。那是我生命中最肃杀的一个冬天,雪花飘落,我明白了没有谁离不开谁。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有看到,只因为我在学校,忘不了她重病之中凝望我的眼神,她那些来不及说出口千言万语又有多少对我们的殷切期盼。我知道,她放不下我们,她眼中的痛是我心中永远的伤,在她的入殡之时,我曾失控质问她为什么要离我而去。我还没有说过我爱她,就这样再也见不到她了,她念念不忘的全家福再也没机会照了……

   我知道她对我们的期望,我绝对不可以辜负她,父亲已经渐渐老去,肩上因担负太多而让他累弯了腰。我只有好好学习才能宽慰他的心,才能对得起我的母亲,我知道好好学习谁都会说,但真正做到的远少于说的,我会严格要求自己,一定说到做到。

   大学只是一个新的起点,我所能做的就是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感谢学校对我的关心与帮助,我定当加倍努力学习,不会让关心我的人失望的。


编辑:jiangcc
0

文字作者: 蒋叨叨[党委宣传部] 

摄影作者: 蒋叨叨[党委宣传部]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