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教育视点 >> 李泽厚:哲学不止于精神 还要回归生活

李泽厚:哲学不止于精神 还要回归生活

[ 添加日期:2014-05-27 点击率:2382 评论数:0 条]

  李泽厚在华东师范大学的“伦理学研讨班”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讨论课,但随着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李泽厚半个月的研讨班成了一个文化事件。
  从5月9日研讨班第一场凭票入场开始,李泽厚在过去的两周内上了4堂研讨班课,外加昨天一场与4位哲学教授的对谈。
  5场活动中,84岁的李泽厚先生始终是一位发问者,追问关于伦理学最根本的一些问题,比如道德、善。而昨天的哲学对谈,李泽厚先生与童世骏、陈嘉映、杨国荣、郁振华4位哲学教授争论的话题只有一个——哲学到底是什么?
  华师大哲学系教授郁振华昨天在对谈上说,为李先生做这系列活动,只是“为了对原创思想严格意义上的哲学家表示敬意”,也就是向李泽厚先生致敬。
  “我不做讲演,想听讲座的统统请出去”
  昨天的哲学对谈,李泽厚先生依然坚持之前上课时的原则:发问和讨论。前4堂都在一个教室内举行,但昨天的对谈搬到了一个大报告厅。活动开始前半小时,报告厅就已经被坐满。活动人气很旺,但李泽厚先生希望这样一个场合不是在表演,“也许有些人就是想过来看看‘猴子表演’,既让你们进来,也让你们出去”。
  昨天的哲学对谈没有设主题,李泽厚先生之外,其他4位学者童世骏、陈嘉映、杨国荣、郁振华也都是国内知名的哲学教授。首先发问的还是李泽厚先生,他问在场的4位同行,“首先什么是哲学?”这个似乎最简单但也没有答案的问题成了昨天对谈的主题。
  杨国荣教授的回答是,从哲学起源开始,哲学就跟智慧有关。为什么哲学是智慧?它和其他的学科到底有什么不同?杨国荣教授的回答是:“在我看来,智慧最大的特点就是跨越知识界限,从一个不同于知识的层面去理解真实的世界。”
  “哲学就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学问。”这是这童世骏教授对哲学的总结和理解,在他看来,哲学从来就没有办法得到终极、所有人都满意的回答。如果把哲学跟其他学问做比较,“哲学这种学问的特点主要是对文本的研究,不是直接研究现实;或者对现实的研究也要通过文本研究来进行。”与其他学科不同的是,“不是所有学科都要对概念本身进行研究,而哲学要对概念本身加以研究。”
  哲学是智慧,哲学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学问,李泽厚先生自己的回答是,“哲学是意见,不是知识,也不是信仰。”“我认为哲学的意见不同于一般的意见。这些意见到底起什么作用呢?起的是一个启发的作用,它只能起这个作用。哲学只是对一些人生世界当中的根本问题的意见,这是我对哲学的理解。”
  对于李泽厚先生的哲学意见说,杨国荣教授依然坚持自己的智慧说,而且在他看来两者并不冲突。在杨国荣教授看来,哲学也是一种自由思考,“意见意味着大家可以自由地提出自己的看法,而不是不断地拘泥于某一种坚持上,所以我们要区分结论和定论。结论是争论得出来的,但是结论不等于定论,这就隐含着另外一种含义,就是哲学是一种趋向于智慧化的思考,实际上是一个过程。”
  哲学是否需要学科化?
  但是进入近代以来,尤其是哲学进入了大学教育之后,哲学开始学科化,哲学在相当意义上也取得了学科性和知识性,哲学系可以招收学生,这个专业可以学到很多知识性的东西,比如有多少学派,各自有什么观点,古代以来有多少哲学家和多少学派,都是知识性的东西,包括不同的看法。
  杨国荣教授说,随着哲学的学科化、专业化和知识化,“今天我们对哲学的理解可以稍微宽泛一点,我们可以把哲学理解为学科性和超学科性的一种融合,它本源的意义是超学科性的,但是在既定的形态下确实已经取得了某种学科性。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可以说哲学是包含知识的,这些都是在广义哲学趋向于智慧思考过程当中融入进来。”
  但陈嘉映教授并不认为目前学科化的哲学与化学这样的自然科学是并列的。自然科学用实证方式来解决问题,这不是哲学去解决问题的方式。陈嘉映教授认为,近代科学的确取得了在智性上的,然后进一步取得了在应用上的巨大进步,这一点没有任何人能够否认。
  “科学本来就是哲学方法的一种延续,但是现在的科学不但从哲学中独立出来,而且取代了哲学以前大多数的探讨。”陈嘉映教授不认为哲学是跟化学或者应用学并列的一个学科,在这个意义上,哲学根本不是一个学科。
  “在化学系,你有专门的化学知识,我们会谈到这个人是个化学家,在哲学中我不认为有一种知识叫做哲学知识。”在陈嘉映看来,哲学实际上是一些看法之间尝试互相理解的一个过程,这种互相理解绝不是要把对方同化为自己,更不是要把自己同化给他人。“但我们还是在争论为什么?是想把自己变成更丰富的人,也想把自己的朋友变成更丰富的人。换句话说,刚开始我们的看法不是深厚的看法,通过这种说理和互相说服,我们的看法变得深厚,大概就是这样。”
  哲学是一种想法
  那么意见、知识跟智慧又是什么区别?童世骏教授引用了哲学家冯契先生的一个观点,“意见是以我观之,智慧是以道观之,知识是以物观之。”但在童世骏教授看来,无论以我观之,还是以道观之或者以物观之,出发点都是“我”,这就涉及哲学上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也就是相对主义,“把哲学理解成为一种意见的情况下如何面对相对主义的问题?”
  但陈嘉映教授认为,相对主义在很多时候是对绝对主义的一种反驳,也是一种反抗,相对主义有的时候是一种防卫,是在绝对主义面前的一种防卫,“这种相对主义我们不一定有必要去反对。”
  随着讨论的继续,从什么是哲学这个问题,开始深入到哲学里的其他概念,比如相对主义和进步。对此,李泽厚先生主动做了回应,“我要回答两个问题:首先假设说哲学是意见,那是不是就是相对主义?不管是相对主义还是绝对主义,哲学不能让全世界只相信一种。哲学是多元的,不可能也不必要有一种全世界每个人都相信的,那不是哲学,是信仰。我不知道这个算不算相对主义,假设真的是相对主义,危害在哪里?”
  另一个问题是,关于进步问题。李泽厚先生的观点很简单,历史的进步依靠道德。“我认为生活是有进步的,历史是有进步的,道德的进步就是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当然,现在关于道德有没有进步也是有争论的。说道德败坏,但是道德败坏很早就有了,两千年前就说过人心不古。一切精神的东西都是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的,我是唯物论者。你看物质世界谈精神,吃饭哲学太庸俗了吧?吃饭算什么哲学?我偏偏把吃饭哲学作为一章的题目,我就是讲吃饭哲学,我不认为只有讲精神哲学的才叫哲学。”李泽厚先生认为,哲学最终还是要归于生活,而不止是纯粹地谈精神。“哲学不是一种知识,也不是一种信仰,而是一种想法。”
    http://theory.gmw.cn/2014-05/27/content_11431589.htm

编辑:sevenbamboo
0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