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媒体华农 >> 【中国青年网】深沉而伟大的牵挂——话剧《牵挂》观后

【中国青年网】深沉而伟大的牵挂——话剧《牵挂》观后

[ 添加日期:2014-05-21 点击率:3263 评论数:0 条]

http://xibu.youth.cn/yw/201405/t20140521_5230131.htm

  5月5日,在国家大剧院的小剧场里,我有些意外地看了一场激动心灵,使人的精神情愫得到净化、升华的话剧——由习志淦编剧并总导、冯楠执导,华中农业大学学生演出的《牵挂》。这出表现华中农大青年志愿者到贫困山区支教的生活故事的话剧,在两个小时的演出里,以饱满的青春热情和严肃的、高尚的思想力量,给了观众一次灵魂的洗礼。

  这个戏的主人公、青年志愿者张福禹,取材于华中农业大学三个真实的学生原型:感动中国的徐本禹、献身支教的“西部计划”志愿者赵福兵、舍己救人的张瑜。有着丰富戏曲创作经验的剧作家,第一次涉足话剧,就投入了对现实变革生活的感情,用朴素的现实主义典型化的创作方法,写出了这个非常生活化又颇具艺术典型性的好戏,又一次验证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这条切实可靠、颠扑不破的艺术创造的路子。
  《牵挂》吸引人的,首先是它生活化的散发着诗意光辉的艺术魅力。舞台大灯一亮,农大校园一角的生活场景就带着动感展现出来。农务教育的先驱张之洞的雕像,面临着毕业后人生选择的青年学生的心声和姿影,向学生卖唱挣钱的青年农民江湖气、时节感俱足的歌声和叫场声,这一切五光十色的现代都市生活湍流,一下子就沛然入戏,盈场满台地跳动、流淌。三个面临着人生选择的青年人形象,从都市世俗生活的旋涡中浮现出来。出身贫苦人家,朴实憨厚、志存高远的张福禹,被一封来自山区孩子的来信打动,选择了舍弃保研深造的机会,到他深深牵挂的贫困山区去支教。但他的内心,也有对暗恋已久的女孩许思婷的眷恋。家庭条件优越,学习成绩不错,工作积极,善于察言观色、酬接应对的孟天翔,则选择了在大城市经商就业,信心满满地自以为在追求许思婷上已握胜劵。他们两人都没有料到,美丽、单纯、有着都市女孩浪漫气质和生活情调,时而矜持时而任性的许思婷,却作出了富有个性色彩的选择:考研,让自己和张福禹都留在城里;示爱,把又惊喜又为难的张福禹作为送给爷爷的“生日礼物”。这一来,许家的长辈分成了两派:有些嫌贫爱富、趋炎附势的思婷妈妈看上的是“高富帅”的孟天翔。而思婷爷爷、老农学家许文澜,却因岁月深处的一个情结,对选择去支教的张福禹青睐有加。这个戏矛盾冲突的第一波,就在第一场许文澜的生日里荡漾开来。富于理想主义色彩的主人公张福禹,陷入了两难选择的尴尬之中。选择到贫困山区去做艰苦的支教工作,是需要有健全、合理的道德信念支撑的。
  随着张福禹的毅然告别,戏剧场景转换成了凤凰小学破旧的教室一角,孤寂冷清的宿舍、崎岖泥泞的山路以及败落凄凉的农家。偏僻山村生活贫困、落后、停滞的现实,不断给他以冲击和震撼,让他深切地体味到现实生活中支教之路的艰难。曾写信渴盼张福禹到山村来当老师的龚二狗,为什么把信撕碎?热爱小学老师的工作、曾想努力考上代课老师资格的向幺妹,最终为什么含泪随哥哥进城去唱歌挣钱?洪校长为什么对张福禹的教学试验那么冷漠,对他遇到的困难和挫折隔岸观火,说风凉话,甚至制造误解,蜚短流长?为什么他对自己的工作那么悲观失望?从张福禹的支教生活中遇到的种种难题提炼出来的戏剧性矛盾,一波又一波地向前发展,把几个农民家庭(龚二狗家、向幺妹家、江大雄家)的命运跌宕、成员聚散编织进来,推衍开去,动作的紧张性越来越强,情感的激荡幅度越来越大。这个戏不讳饰、不回避农村现实生活的严酷性,特别是张福禹与龚二狗这一对师生矛盾的展开、发展、激化到突转,层次清晰,步步加深。从二狗撕信、福禹被激打二狗,到二狗出走、龚大有被抓之前托孤,再到福禹照料二狗奶奶、释疑并向二狗忏悔,非常生活化、个性化的台词在戏剧冲突的撞击中,如灼目的铁花迸出,给观众以巨大的震动。张福禹与龚二狗的故事,是中国青年志愿者在支教实践中谱写出的严峻而瑰丽的教育诗篇。
  这出戏的另一条主线是张福禹和许思婷之间悲欢离合的情感发展。对农村渴望读书的孩子的牵挂,决定了张福禹义无反顾的选择;这样的选择带来了张福禹与许思婷之间爱和眷恋的相互牵挂。张福禹作为一个有知识、富于情感的青年志愿者,当然也有儿女情长的一面,这决定了他到偏远山区支教,必然是一个忍耐别离的痛苦过程。虽然他对这种别离的痛苦是有思想准备的,但当女友许思婷在两地苦恋中对他产生种种隔膜、误解之时,他的内心并不是没有心理波动。许思婷带着爷爷的嘱托,长途跋涉来到凤凰岭,这是满怀希冀的浪漫之旅。但下车后所走的泥泞长路,来到福禹宿舍所看到的清苦孤寂的情景,再加上对福禹与向幺妹亲密关系的误解,使许思婷受到猝不及防的打击,终于狼狈离去,并狠心切断与福禹的联系,回到依旧爱着她的孟天翔身边。于是就有了豪华酒店里许、孟订婚宴席上那一场悲喜剧。但许思婷这一次感情上的重新选择很快又悔悟,在这出戏的戏剧冲突的发展和解决上,作了轻淡化和理想化的处理,这对于强化这出戏的主题来说是必要的,可以理解的。但实际上,许思婷的离去倒是符合当今社会现实生活的固有逻辑。因此,它给张福禹思想感情上的打击是非常沉重的,可以说是深入骨髓的。
  为了揭示张福禹的内心波澜,这出现实主义的话剧引入了中国传统戏剧写意抒情的艺术手法,设计了张福禹在恋人离去、难题丛集之际感到孤寂无依而进入的一个梦境,让许文澜、张之洞、许思婷、洪校长、向幺妹、龚二狗、龚大有轮番出现,在张福禹耳边发出或慰勉支持,或质询究诘的声音,是古人、今人、乡亲、同学、学生、家长的众声喧哗,充分展现了张福禹在现实生活矛盾的夹击交绥中所经历的内心震荡。在这种充分的情感烘托中,推出了他既有历史传承又有现实观照,既有个人反思又有时代担当的内心独白,很好地强化、诗化了《牵挂》的主题。
  剧作家习志淦在《牵挂》一剧的编导实践中,使戏剧的生活化和戏剧化的双重天性的发挥,达到了一种较好的平衡。《牵挂》的出现,使我们高兴地看到了一个有才华的剧作家的出现。我们牵挂着他更多的好话剧问世。
  这真是一个难忘的观剧之夜,一段很好的精神生活。它让我从平淡、琐屑的日常生活中稍稍抬起头来,在回味和沉思中,从内心唤起一种久违了的牵挂,我将因此酣然入梦。(作家:曾镇南)
    http://www.chinawriter.com.cn/bk/2014-05-21/76026.html

编辑:sevenbamboo
0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