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精彩博文 >> 故乡从不忘我

故乡从不忘我

[ 添加日期:2014-03-06 点击率:3382 评论数:0 条]

    我把陪伴我多年的银行卡丢了。在寒假回家停留在学校的最后一天。
    这真让我气急败坏的。卡号有19位数字,数学从不及格的我居然能把它倒背如流。我把它看成我的老伙伴。就像穿了很久的一双鞋,你不去碰放在角落落满灰尘的新鞋,而是更习惯带着已经变成旧物的它,走大大小小的街道。
    我看着放在钱包里身份证旁边空荡荡的位置发呆,觉得那张脸真适合揪出来抽一抽。
    不知道为什么,每年回家都会丢一样东西。
    我称之为惯丢。
    我心里很是过不去,并不因为东西有多贵重,也不是因为害怕失不复得,只是难过旧物不易留,最后离开身边的方式不是遗失就是损坏。回家好一阵才跟爸妈说起这事,妈妈反倒安慰我说,丢了再办一张不就得了。你别把你自己丢了就行。我内心难过,我觉得我妈没训我,是一种权利褪去的表现,其实在我长大成人之后,他们变得不再做决定,更多的时候,意见都是“听你的”,我为她能听我的感到开心,又隐隐觉得不安,我的妈,终于是老了。
    她拉着我一起跳华尔兹,腰肢不再如少女般灵巧,动作开始变成小心翼翼的笨拙。她试了喜欢的衣服却不合身,笑着说,妈妈已经老了,不再需要美丽,只要我女儿漂亮就好。
    可是我记忆里她,并不是这样。
    记忆里她还很年轻,笑起来就像冬天的阳光;她有说不完的故事,从来不照搬童话书;她还留着长长的头发,风一吹就会飘扬;她还爱高跟鞋,和彩色的裙子。可是岁月一晃就过去了,她把年轻时的闪耀都给了我,她却伴着温柔,缓慢,衰老同行。
    《仙剑奇侠传三》里有一段故事是这样的:女娲后人生育了孩子,但她为了保持年轻的容貌,暂时封印生命让他停止成长。因为生命的循环是这样的啊,有初生就会有衰老。
    他们逐渐温和起来,不再强调什么,满眼都是疼爱,又殷切,慢慢成了默默跟随的人,簇拥的人,听话的人。角色的转换在他们年龄逐渐增大的这一天缓缓来临了。我们不再吵架,开始为对方考虑,讨论奇奇怪怪的话题,拥有着一样的笑点。她说我们越来越有共同语言。其实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所在乎的事物也开始变得有焦点,学会过滤和集中了。
    他们就是我的故乡,跟山水贫富并无关系。我曾经自诩不怕时光的人,现在却正在害怕,越像风一样自由,就越飘荡。越像烟火一样绚烂,就消逝得越快。想做的事情还那么多,想去的地方还那么多,好像时间却已经不多了。我不敢轻易与时间为敌,所以才变得更加小心翼翼,更加珍惜,哪怕是吝啬也觉得不过分。
    我想写很多字给他们,但是惊觉语言能力匮乏所带来的差距。只是心里默默希望,时光能走慢一点,他们能好一点。美好的都已沉淀,糟粕都已过滤。无所谓对错,值得或不值得。对的东西,找不到也等得到,等不到也苦得到。要登高山必然历经寒冷,要等日出必然会辜负安眠,要去远方也必然要远离故乡。
    火车过山,过水,过陈死人的坟。从离开的故乡的那一刻,我们就总是在不停出发,总觉得能长久停留,却不知道,从我们朝前走的时候起,重返就变成一件短暂的事情。
    问我还眷恋故乡吗?是的,还眷恋,不过已经不再揣怀不安。谁还会因为一个出发的地方时刻的改变而念念不忘,除非他从未成长过。
    博文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8ed7c7810101i3jm.html

编辑:Summer
0

文字作者: 刘光敏[文法学院]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