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讲述 >> 【身边的感动】王长清:30万件标本的“总管家”

【身边的感动】王长清:30万件标本的“总管家”

[ 添加日期:2013-12-18 点击率:4265 评论数:0 条]

    标本馆馆长王长清最近忙得不可开交——他正带领着十余人的讲解员及志愿者团队,编纂一本反映我校标本馆近30万件馆藏标本的目录。这是一项枯燥而又浩大的工程,王长清和他带领的团队成员们对每件标本都要归纳、分别,并标记出中、英、拉丁文名称。
   “这是反映标本馆家底的目录,我们必须得用心把它做好。”这位年过50的中年人手持目录的草稿,操着一副大嗓门认真地告诉记者,他们很看重这部标本目录,“做出来就是要方便全校师生使用标本。”这是典型王长清的说话办事风格,乐观积极、风风火火。

王长清(左二)在福建标本制作公司调研
从头再来
  2006年11月7号,时任动科动医学院家禽家畜工程研究中心办公室主任的王长清接到了一份任职文件——担任标本馆首任馆长。
  这本是学校管理干部正常的平级轮岗调动,但这次调动却有点不一样——彼时标本馆只是个“概念股”,并不是个实体,没有办公地点,整个馆也只有王长清一个“光杆司令”。
  在这次正常的调动之前,学校已经决定要建设一个标本馆,把这些分散在各学院的标本集中收藏保存起来,改善条件,服务教学,更好地开展素质教育和科普宣传。而在此之前,我校标本资源的保存与利用仍在沿用院系各自管理标本室的传统模式,标本资源相对封闭、分散,存放条件不佳,标本应有的功能与作用难以充分发挥。
  万事开头难,对于一个年过50的中年人来讲,换到一个全新的工作领域,更是难上加难。在两年多的时间里,王长清一个人窝在办公室里为建馆忙碌,他通过互联网搜集国内外各大相关博物馆、标本馆的信息,恶补相关专业知识。就是这间20平米的办公室,还是他向老东家动科动医学院借来的。
  虽然学校在政策上对标本馆的筹建给予了大力支持,但事情终究是需要人去做的,尤其是独自一个人面临一个全新的领域,更需要自己给自己打气。
  王长清在《我对筹建学校标本馆的思考与汇报》中写道:“一切从零开始。目前......面临的困难是显而易见的。在这种情况下,更应该树立克服困难、知难而进的决心和信心,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
    为了吸收他人所长,王长清和宣传部部长彭光芒教授、文法学院张权副教授专程前往北京首都博物馆、陕西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标本馆展群、湖北省博物馆等国内各大相关博物馆、标本馆参观学习。他们根据学校现有标本资源、场地等条件,一边参观,一边在心里勾勒着标本馆的雏形。
  此前,学校将标本馆馆址选在了老图书馆,计划对老图书馆进行改造,使其变为标本馆。虽然老图书馆是武汉市样板工程,但其结构却根本不适合标本馆的展览要求,改造任务艰巨。
  “两区、六厅、三大类,‘小而精’”,这是王长清提出的馆舍格局,“两区”指的是“标本陈列展示区和永久标本馆藏区”,“六厅”指的是“序、昆虫、野生动物、家畜家禽、植物、土壤与地质”等6个展厅,“三大类”指的是“植物类、动物类、土壤与地质类”。
    在已经确定的馆舍格局下,曾经成功设计我校校史馆的张权开始着手标本馆的设计。为了将标本馆建设成为集实用、审美于一体的现代化展馆,王长清经常与张权就布展细节交流讨论,光设计稿就修改了四次。
    不久,将老图书馆改造成标本馆的装修工作全面展开。二楼、三楼内部墙体被全部打通,王长清和张权决定根据各类展厅的资源多少重新安排布局。装潢期间,他们还经常去现场当“监工”,甚至连布线、通风这样具体的施工方案,王长清也得亲自看看才放心。
    “标本馆比较特殊,要考虑到展览的需求。”王长清认为,标本展示并不仅仅是把标本放在展柜里展览就完事,而是要使标本和观众产生互动,这样才能收到最佳的展览效果。正是基于这个思想,王长清坚决推倒原有的设计方案,在标本馆三楼野生动物展厅打造出了一个使用声光电技术的生态景观带。现在,这个生态景观带是标本馆最受观众欢迎的区域之一。
    “很多施工方案都是推倒重来,现在看,馆舍布局是合理的”,王长清说,“我想让大家知道,农业大学不仅实践踏实,做出来的建筑也是有自己审美高度的。”
    为了“少花钱,多办事”,王长清能省就省。从提出建设标本馆的目标到标本馆3000平米展示区装修完毕,前前后后总共花了不到1000万元。这个数字,还不到同类高校标本馆建设成本的一个零头。

王长清和建设标本馆志愿者团队在一起  
搬家总指挥
    2010年4月,标本馆正式开馆,接受校内外观众参观。
  如今,标本馆常年展出各类标本1万余件,馆藏标本接近30万件,是名副其实的标本“宝库”。这些标本的95%来源于学校各个院系的历史积累。
  而在当年,将这近30万件标本从学校各个地方汇集到标本馆来,着实费了好大一番周折。
  2009年开春,标本馆装修完毕,王长清也正式将办公地点从动科动医学院搬到了标本馆。他来到“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向各学院标本室征集完好无损、档案齐全、具永久保存价值的标本。
  征集通知好发,但真要让散落学校各处的标本顺利地汇集到标本馆,这却让王长清费了好大的劲。有些学院对标本移交工作很积极,如植科院,师生们花了一个多月时间,把十多万份昆虫标本整理完毕,按照科目分装在1400多个永久保存盒中送到了标本馆,大大地加快了标本馆的开馆进度。
  但也有个别学院对移交标本工作并不积极。遇到这种情况,王长清就不断登门拜访,促成标本移交。但这一招也有不见效的时候,王长清已经到某学院登门拜访了3次,但迟迟不见标本上门。王长清坐不住了,拿着学校的相关文件跑到这个学院,直接找到院领导,晓以利害。结果学院领导现场办公,派专人和王长清对接标本移交事宜,问题最终才得以圆满解决。
  王长清说,“只要不耽误标本馆正常开馆,我自己豁出去些面子,这没什么。”
  2009年5月22号,王长清终于告别了“光杆司令”的日子,陈喜群老师来到标本馆,专门负责制作标本,这大大地减轻了王长清的工作压力。
  在各院系师生为标本搬家忙碌期间,王长清和陈喜群更是不得清闲。院系的标本移交车辆到馆,工作人员往往是把标本一股脑卸在大厅里,搞得大厅像爆仓的快递仓库。“数量太多了,根本忙不过来!”小到标签的设计审核、标本柜的丈量和选购,大到各场馆安排、设计的考虑,他和陈喜群都要挂在心上,力求完美。
  “最辛苦的就是王馆长和陈老师了”,许多当年参与标本馆工作的老师都这样说。

把工作当成事业
  如今,在近3000平方米的标本馆内陈列着近30万份的标本,涵盖了植物、动物、土壤与地质矿藏等类别,其中包括中华鲟、扬子鳄、喙凤蝶、红豆杉、珙桐等珍稀濒动植物;而控制展馆内湿度、温度、光照和通风条件的现代高科技标本保存设备在标本馆内随处可见;在土壤及地质展厅内,恢宏而精准的中国地形地貌及土壤类型分布电动沙盘模型更是国内罕见。标本馆日趋完美地体现出了设计之初“小而精”的目标。
  在做好服务教学的工作之外,标本馆还面向普通市民开放,接受校外团体的预约参观。王长清说,作为一所大学的标本馆,在履行本身的职能之外,还应当主动履行一所大学所应当承担的社会责任。“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让全民享受标本馆的资源。”
  2011年5月,标本馆被武汉市科学技术协会授予2011至2015年“武汉市科普教育基地”,成为武汉市科普教育基地授牌改革后首批正式挂牌的科普教育基地之一。
  为了做好对外社会服务,学校科协向武汉市科协上报,由洪山区科协联合标本馆启动了“建设博物馆之城——科普场馆社区行”活动。
  王长清为这个活动想了一个响亮的主题“移动标本馆,科学零距离”。所谓“移动标本馆”,是中国科协“科普大篷车”下的一个项目,即将标本馆集成到一个流动平台上,平台停到哪里,科学普及就到哪里。用王长清的话说,我校的“移动标本馆”就是要“真刀真枪、实在的搞”,为此,他带领10名讲解员和科普志愿者挑选了600件实物标本,制作了60幅科普展板。这些精心挑选出来的600件标本包括天堂鸟、猕猴等珍贵标本,有看点、有吸引力,可视效果好,并且能够随时装上小卡车拉到活动地点布展。
  2012年6月,移动标本馆首次亮相武汉市七一二社区,一出现就吸引了300多名市民的参观。市民们对展出的标本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小区的黄婆婆一边听学校讲解员的讲解,一边记着笔记,她说:“我平时在家里带孙子,孙子爱问这问那,很多科普知识我也不懂,现在趁着这个机会,可以多学一点,到时给孩子讲讲科学知识。”
  反响出乎意料的好。在这之后,“移动标本馆”又陆续走进军营、学校,每到一地,场面都异常火爆;而在学校标本馆,慕名前来参观的市民也是络绎不绝。
  “我们学校在服务社会方面一直是走在最前面的。我们有这个底气,敢于把珍贵标本拿出来,面向公众进行科普。”王长清说,要办好标本馆,就要做好科普,就要把它当成一项事业来做,就要拿出真家伙,让公众零距离地了解展品,接受教育。如果舍不得把“宝贝”拿出来,关门办馆,就不会起到传承文化、服务社会的良好效果。
  为了把科普的功能发挥到最大,王长清计划明年将“移动标本馆”开进少管所、农民工子弟学校等地,让更多的孩子了解科学知识。
   不过,眼下王长清也心里也有一股焦虑情绪。目前,标本馆现存的标本主要局限于华中地区特有种类,标本种类的“缺口还很大”,以后还要根据教学的需要,在资金允许的前提下,逐步补充、完善标本的种类。但日渐上涨的标本价格,让他寝食难安。
  另外,除去讲解员和志愿者队伍,整个标本馆就剩下他和陈喜群两个正式员工。他们每年都要给馆藏的二十多万件标本消毒、杀虫、换药,对一些珍贵的标本,还要局部涂抹药水。“如果没有这些讲解员和志愿者,工作还真不好做。”谈起讲解员和志愿者,王长清颇有些得意,“我们选送的讲解员去参加湖北省首届讲解员大赛,两个人都入围决赛了。很不简单!”

  为了不辜负所有人对标本馆的期望,王长清依然马不停蹄地四处奔波忙碌着。他故意向记者透露了一个消息——学校标本馆即将升格为博物馆——这意味着自己“又可以为学校做一些事了”。
  “虽然人手太少,工作量很大,但我们干劲儿还是很足的!”王长清说。

编辑:taotaozi
0

文字作者: 刘涛[党委宣传部] 吕良[学通社]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