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书香 >> 斯嘉丽:矛盾的教养优越感

斯嘉丽:矛盾的教养优越感

[ 添加日期:2013-11-20 点击率:2578 评论数:0 条]

    前段日子买了本全英文的《飘》,口袋系列书,略略泛黄的纸张翻起来很有质感。大概从初中二年级开始读《飘》,上大学后,差不多每次寒暑假回去都会翻翻,说《飘》是我青春期的枕边书也毫不为过。
    《飘》也被译成《乱世佳人》,但我更喜欢“飘”,Gone with the wind,每一个音节轻轻滑出,历史从唇边一瞬千年。旧时代的文明和教养被新时代思潮驱逐,我总是很喜欢看这些与“新旧更替”有关的作品,《飘》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部。也曾设想如果我身临其境会怎样,在身处的社会,有一句口号叫“我和你每天都在改变”,我非常赞同这口号,每天的我都是不一样的我,每天的社会都是不一样的社会,有时候在想,这些“不一样”,是否都是一些让人无从感觉的“量变”,或许很久以后某天会产生“质变”——那时,对于人,我们称之为“蜕变”,对于社会,我们称之为“改革”。
    对于《飘》,一部以美国南北战争为背景的小说,这场战争对于美国南部无疑是一种促使社会改革的直接力量,奴隶制度被废弃,农庄主的地位一落千丈,战争结束,富庶、平静的生活一去不返,人们连温饱都难以支撑,也就理所应当要靠自己的劳动去建立另一个家园,缅怀过去并不能养活自己,更何况新思想已不受阻碍地涌入,自由主义和反传统主义早在南部萌芽,用自己的双手和头脑,而不依赖绅士的名望来谋取社会地位似乎是新时代的需求。
    斯嘉丽可算是那个时代在矛盾中追求自由主义的妇女缩影。她的矛盾在于内心对母亲的优雅高贵、家庭对自己的教导及从小接触的宗教信仰这一系列“教养优越感”和新时代思想中的自由主义、利益至上和个人英雄主义间的矛盾。所谓“教养优越感”,伴随斯嘉丽出生一直存在,在南部格外受到推崇的文明和教养,斯嘉丽耳闻目濡,打小就对这样的文明和教养充满敬意,并为身处这样的环境而倍感优越。斯嘉丽本质上却不是这样的人,她能竭尽全力做到这样的表象,但当旧社会的文明和教养被战争肢解,生存欲望暴露了她真正的内心,让她逐渐向新社会靠近。她不择手段获取钱财,不顾伦理道德雇佣犯人,抛弃了母亲的教诲,抛弃宗教信仰,抛弃旧社会的文明和教养。然而她不承认自己抛弃了一直充满敬意的旧社会,因为她讨厌“北佬”,她所爱的人,譬如阿西礼,譬如她的母亲都是旧时代文明和教养的缩影。
    《飘》里不得不说的另外两个人是阿西礼和瑞特。阿西礼是斯嘉丽一直爱慕的对象,为人正直,是个绅士;瑞特是斯嘉丽的追求者,精明的商人,南北战争暴发后,赚取了一大笔钱财,曾自嘲是“亡国财”。阿西礼可说是旧社会的象征,他和斯嘉丽一起长大,斯嘉丽迷恋他,却得不到他;瑞特则是新社会的象征,无拘无束的自由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及商人特有的唯利是图是他的特征。本质上的斯嘉丽和瑞特很像,但从小的生活环境让她对优雅的阿西礼情有独钟,所以在瑞特和斯嘉丽结婚之后,斯嘉丽还忘不了阿西礼。就像斯嘉丽身处新社会,而不承认自己已完全抛弃旧社会一样。
    斯嘉丽在后期分析自己对于阿西礼的感情时说:“对阿西礼的爱是一种惯性。”斯嘉丽不承认自己对旧社会文明和教养的抛弃,或许是由于“教养优越感”存在的惯性使然。
    无论再伟大的时代,也会随着历史的滚滚车轮成为记忆,只要时间够长,对旧环境的依赖总会抹去,或许历史会在你身上留下印记,这也丝毫不妨碍新环境对你的改变,唯有向前看才能在新时代更好地生存。
编辑:ly93101
0

文字作者: 马烨灵[学通社]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