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讲述 >> 【身边的感动】《牵挂》是怎样炼成的?

【身边的感动】《牵挂》是怎样炼成的?

[ 添加日期:2013-10-24 点击率:3801 评论数:0 条]


《牵挂》剧照


《牵挂》首演,同学们冒雨领票


“妈妈”住院,“全家”呵护

     30人的团队,零基础的演员,5个月的时间,一部感动校园的《牵挂》。师生赞许背后,《牵挂》话剧组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带着好奇与感动,记者探访了剧组。

执着的老先生

    一部戏的成功离不开一个好本子、一位好导演。67岁的习志淦老师就是这样的好编辑好导演。作为国家一级编剧、戏曲家,曾经编导过《徐九经升官记》等作品。尽管有丰富的戏曲编导经验,但编导话剧还是第一次。习志淦老师坦言,创作这个剧本,缘于他有一次来我校做报告后到校史馆参观,在校史馆里,被徐本禹、赵福兵、张瑜等同学感动,被华农从院士到普通学生对农民的真实情感的感动。习老师动情地说,在风行追求物质和享受的当今社会里,华农能有这样的精神,我内心深深地被感动,写剧本的很多时候,我都是流着热泪来写一字一句。
    今年三月剧本初稿成型后,习老师就开始在全校海选演员。他反复看海选录像,即使只看过一遍也能记住所有人的名字。他发邮件、打电话,与候选学生促膝长谈,谈对创作的感受,对人物形象的理解,交流对每个角色的认识,然后从这些交谈中找寻演员。从外表到内心,从谈吐到性格,他选出了一队小“戏兵”。这是一批毫无表演经验的“零基础”演员,习老师只能从最基础的语言、表演、情绪等内容开始教授,不厌其烦、一丝不苟。
    每一天的排练,习老师都会提前到达现场。每一场表演演员们都能听到他近乎沙哑却满含深情的声音,他们不知道的是,习老早年曾患甲状腺癌,虽后经治疗痊愈,但喉咙还是会经常不适。8月下旬的一次彩排,请假的同学很多,习老师异常痛苦,说:“这些同学为何不来?大家觉得我容易吗?我年近70,我为了谁……我是为了农大的精神,为了这部有意义的戏!”他声音嘶哑、低沉、颤抖,几度哽咽,流了眼泪……从那以后,同学们再也不迟到了。
    根据彩排情况,习老师不断调整完善剧本,来来回回修改几十次,反反复复讨论很多遍。 “头一靠枕,《牵挂》整部剧的情节就在我的脑子里不停地重复”。 他常常凌晨一点多才睡觉,因为突然想到要添加或者修改几句台词,他曾多次凌晨三点突然醒来,而且经常要靠安眠药才能再次入睡。
    演员有时可以“开小差”,但是习老师却要始终保持精神高度集中。排练中,他眼睛时刻不离舞台和演员。排演时,手握拳头,目不转睛盯着每个演员、每个细节,他每一处肌肉都是紧绷的,表情激动地与学生眼神互动。达到高潮时,手舞足蹈;学生没有达到预想的表演效果,他立刻痛苦莫名,冲上舞台亲自示范。“老师对于艺术的狂热是超乎想像,时刻都在为我们传递着正能量。”演员陈丽如是说。
    几个月里,习老师和演员同吃、同排练。他对学生说:“做什么东西都要全身心投入,对人对事要有情感”。他对待学生就像自己孩子一样,亲密无间。一次出去吃饭,“向幺妹”没吃完碗里的南瓜汤,结果他直接端过来倒进碗中,拌饭吃光了它。

“中了《牵挂》的毒”

    《牵挂》一时,更会牵挂一世。剧组春节开始接触习老师,探访徐本禹、走访支教学长,寻找戏曲的情感元素;4月开始全校海选海选演员,百里挑一,从形象到精气神;7、8月开始紧锣密鼓训练,边练边改、精益求精;9月开始反复彩排、再加工、再升华。
    很长一段时间里,《牵挂》成为了剧组成员生活的一部分。饰演“奶奶”的肖林菲说:“《牵挂》将每个人的外衣卸下,一点点触动人性中最柔弱的深处,不再约束,释放真心。”他们课余排练,偶尔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再见面时,每个人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剧中最不擅长表达情感、外表最为冷峻的“男二号”,平时话不多,见面时也忍不住地说了一句:“我好想你们呀!”
    最难忘的是暑假排练的40多天。在40多度高温里,他们挤公交车到汉口,只为租一件稍微便宜的衣服;在没有空调的屋子里,他们汗流浃背地排练,为了一个动作、一句台词,甚至一个眼神,常常讨论到凌晨两点;他们还在南湖边庄重立誓,不演好话剧就不回家。自始至终,全剧组无一人退缩。他们都半开玩笑地说,“中了习老师的毒,中了《牵挂》的毒”。即便是在剧中只是“跑龙套”的学生,也认真地陪伴整部剧走过了大半年的光阴。“妈妈”的扮演者张鑫园曾在片场晕倒,彩排立即终止,所有人护送她去校医院陪伴她醒来。她说:“这部剧凝结了每一个人的汗水和情感,谁也离不开谁,谁也放不下谁。”
    大家习惯了“爷爷”、“奶奶”、“妈妈”、“福禹”、“龚二狗”的称谓。肖林菲走在路上时,听到后面的小孩叫“奶奶”,她都不自觉地回过头去,然后忍不住地笑笑。剧组里的人早习惯了相互称呼戏中的身份,体能测试时遇到了,也同样相互称呼。旁边同学愕然,但剧组同学却会意一笑地说,“此处省去了一万字”。

“感动才能入戏”

    剧中绰号“张乐呵”的张福禹有句台词:“喔!你好高尚呀!”饰演者孙潇认为它不仅仅只是一种戏谑。通过这部话剧,他开始思考以往很少触及的问题,比如精神和价值观,生活中不能缺少这些最本真的东西。现实中,孙潇也是一个喜欢为别人着想的乐呵人,“这种感觉算是与张福禹心灵相通吧。”他也会为了一个诺言放弃唾手可得的美好事物。有同学问他,什么力量使他每天都那么乐呵。他回答说,多为他人着想,心里装着别人,自然也会少花时间想自己的事,这样就开心了。
    因为参演,他真正了解了徐本禹当初的选择。“如果读完研究生才去支教,三年时间可能耽搁了三批孩子的命运。”他觉得,《牵挂》题材体现了时代风貌,激励着每一个华农人去咀嚼。徐本禹说:“用两年不长的时间去做一件终身难忘的事情”。剧组的同学说:“用10个月的时间,唤醒存在于华农师生内心深处的那份感动!”
    排练之初,女主角饰演者张馨允上戏慢、爆发慢,她很懊恼,不知道要怎么去展示这个人物。一次,她看到一位到贵州支教的学姐身旁多了一个小男孩,学姐告诉她说,这是她在贵州支教时的学生,自己掏腰包把他接到华农来,为的是让山里的孩子出来看看。她一下子就开窍了。在她看来,大学生感动于支教事业,但大多数人对支教有憧憬却不敢迈出第一步。演这部话剧教会她,坐而论道不如起而行之,敢作敢为,挑战自己就是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种人生体验。 

“从戏到现实”

    剧组曾不止一次地在一起讨论过,希望戏剧能演绎现实。“龚二狗”的角色取自于现实中的一个实例,这个角色定位一直在探讨和变化,最开始是“反面角色”,但后来大家发现,这样并不能反映农村的现实。他们翻看报道,选取真实题材,最终增加了一个“龚二狗”父亲的角色,使人物形象更加逼真、丰满。他们坦言,接触这部剧,让他们也接触了平常可能无法想象的农村留守儿童所遇到的种种问题。
    郑天翔饰演者吴壮最初发现自己演“反派”,有点不能接受,但在剧组大氛围的感染下,理解了主配角的人物关系,欣然接受了角色,并且成为了观众认可的表演最出彩的角色之一。话剧对他的触动很多,他说,“不仅话剧的情节令我感动,我们剧组里的质朴和真诚同样令我感动。”

几近“涅槃”的原创主题曲

    习志淦导演最初打算选择王力宏的一首歌曲作为《牵挂》的主题曲,剧组中饰演向前进的孙伟同学向习老师表示,希望自己能为话剧原创主题曲。习志淦对他说,艺术不可能因为感情因素而降低标准,你可以试一试,但是能否选用的唯一条件就是你的作品要超过王力宏的这首歌!
    为了这首歌,孙伟说,在那几个月,只要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不停地浮现出华农校园的每一寸土地,闪现出这片热土上发生过的故事,常常出神,吃饭、睡觉,甚至在洗手间里满脑子想的都是《牵挂》。提交,退稿,修改;再提交,再退稿,再修改......无数次的推敲和咏唱,几个月的雕琢磨砺,从最开始的单纯抒发情绪,到后来深沉地倾泻情感,《牵挂》原创歌曲终于问世,带给了观众极大的震撼和触动。

    首演已经结束,《牵挂》却仍然让剧组牵挂着,他们希望继续努力,让《牵挂》能走得更远,同时还有一个共同的愿望:以《牵挂》为起点,一起去关注农村的孩子!


编辑:ozhang
0

文字作者: 川竹[党委宣传部] 潘瑶瑶[学通社] 

摄影作者: 孙潇[学通社] 刘涛[党委宣传部]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