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书香 >> 读《阿狸·永远站》品母爱

读《阿狸·永远站》品母爱

[ 添加日期:2013-05-14 点击率:3499 评论数:0 条]

    以海因里希·海涅“你就像一朵花”的诗篇开头,开启了阿狸的《永远站》。

    不管人们在喧闹站上车、孤单站下车,还是在誓言站上车、分手站下车,亦或者在奋斗站上车、理想站下车,阿狸的目标是永远站,很远的永远站。但最终,人生没有永远,阿狸失望的时候,妈妈对阿狸说:有永远的啊,我永远爱你!

    是啊,母亲的爱——“我永远爱你!”

    阿狸在寻找永远站,我跟随着它深深的理解了永远站——

    在斑驳的光影中,我静静坐在开满鲜花的草坪上,凝视花瓣,微凉的风轻轻的撩起我的头发,温暖的阳光照着我冰冷的泪。妈妈,您在远离我的另一个世界过得好吗?

    朦胧中,一个身躯佝偻的农人急匆匆地爬下床,脸也没洗就找着锄头,颤颤巍巍地向田地里走去。她吃力的举起锄头,地下留下一个浅浅的月牙儿……是的,妈妈,这是您早上出工的情景,您不要以为我睡得很香,什么都不知道。其实,生活的艰辛我早已明白,每天望着你轻手轻脚的出门的情景,我就会向上天祷告:如果有一天让我选择,我希望老天赐她永生,她的存在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

    令我永生难忘的是您扛着桌子送我上学的情景。那时,到学校读书要自备桌子,所以您必须把一张桌子从家搬到学校。硕大而笨重的桌子压在您衰老的脊背上,您的脊背成了直角,就像被大风吹弯了的钻天杨。您扛着桌子艰难的向学校走去,双腿直颤抖,脸和脖子涨得通红。望着您弯曲的脊背,一种难言的酸楚从内心深处缓缓渗出,滚烫的泪水悄悄盈满了眼眶……“妈妈,我帮你吧!”“不用。妈妈不累。小蝶啊,到学校要好好学习,要坚强,不要遇到什么事就哭鼻子。还有……”叮咛洒满了去学校的小路。我现在仍能找到它们留下的痕迹。在人生的道路上,风已吹裂了我的唇,吹干了我的泪,可我依然一步一步艰难的前进着。“相信自己,不要后退。”您的话至今回荡在我的耳边,我怀着这样的信念,毫无畏惧的前进着……妈妈,这些您都知道吗?

    妈妈,您还记得我在念初中时第一次放周假的的情景吗?我以前从未离开过家那么久。在学校一个星期都没见您,所以一放假,我就像小燕子一样飞向您的怀里。您抚摸着我的头,关切的问了学校的一些情况后就扎上围裙,到灶台前忙活。“喜不喜欢咸一点?”“……”“累了一天了,口味一定很重。”您不等我回答,自己已经把一勺盐洒到锅里。“还是放咸点吧。”您抬起头看着我笑了一下,突然又跟想起什么似的:“我忘了你嗓子不好,还是不要太咸了。”说着,又舀了半勺水倒进过锅里。我刚要说些什么,您又抢过话头去:“其实,咸点没什么,口味重一点味道好些,多喝点水就好了。”又有一勺盐被洒到锅中……看着您的一举一动,我的眼睛湿润了,沉甸甸的爱啊!

    ……

    妈妈的爱,终究成了永远的永恒。以前的时光是快乐的,我在布满阳光的花丛里,折射阳光的美丽小溪中度过,笑声溅起的浪花漫过一年又一年的秋天。而这些阳光,这些欢乐,是您赐予的。妈妈,我想您。虽然人世阴间永难相望,但女儿对妈妈的思念,就像沟底的小河水,永远永远地流淌……

    妈妈,我也永远爱你。

    资料链接:《阿狸·永远站》是阿狸之父Hans(徐瀚)的最新长篇童话绘本,2010年由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出版。



编辑:shaoxinya2012
0

文字作者: 张静[后勤管理处]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