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书香 >> 渐行渐远的书香

渐行渐远的书香

[ 添加日期:2012-11-12 点击率:3042 评论数:0 条]

    二十余年前的1990年的某一天,已经成为《纽约》杂志电影专栏作家的大卫·丹比认识到自己肤浅和片面的认知之后,他决定重寻1960年代哥伦比亚大学通识教育的读书轨迹,于是有了那本《伟大的书——我与西方世界不朽作家的历险记》。这本书用安静、动人的笔触打开通向经典的道路,在与西方世界伟大心灵如苏格拉底、柏拉图、弥尔顿、但丁的对话中,不断追问着你生命的意义,人生最本质的问题。就是这样一本书,在一瞬开启了我对书的探索……
                            哲学篇——思想的温度
    走进图书馆,选靠窗的位置,静静读一本亚里斯多德、斯宾塞、以赛亚·柏林、福柯、加缪,那些文字可以穿越时空烛照内心。
    多少次,我似乎被拉回到某一个充满传奇的时代,和那些遥远的人进行某种神秘而深刻的沟通:古希腊的先哲探索生命的本质和起源;中世纪的神学家阿奎那、奥古斯都又构建起百科全书式的宗教体系;在二战后的中欧,米沃什又力图在废墟上重建欧洲精神。这些对话让我开始了对人生的思考,在自己年轻的时候,找到了一种赋予生命意义的方向感,这种方向感指向终极问题,无关功利、虚荣,纯粹是循着思想轨迹。也许这算是一种莫大幸福,而这种幸福可能就在图书馆的某一个角落,而这种幸福就是一种思想的温度。
                            文学篇——精神年轮的痕迹
    温暖的阳关斜射进图书馆,每一个这样的午后,我都喜欢静读文学,只是因为文学中积累了最动人的情感,读赫尔岑的《往事与随想》,一部个人的回忆和反思,背后更有俄罗斯民族前行中的风风雨雨;读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阴森的牢狱,集权的年代,一座孤岛上的眼泪与悲欢、隐忍与反抗被刻进历史。读《荷马史诗》,宏大的背景,一种震撼人心的英雄主义,远古的叙事,一种对人性的挖掘,是需要一种忍耐才可读完的,而正是这些铸造了伟大。
    我还记得某个夜晚,在图书馆的角落,读马尔科姆·考利的《流放者归来》。书中描写了那群“迷惘的一代”作家远赴欧洲为寻找一种确定的“意义”时自己内心的波澜,在一片混沌的荒原上,迷失了信仰,每个人都是精神上的流放者。
    价值追问在这个浮躁的年代是不该被回避的,我们这一代90后真正的独特性应该是在阅读中去经历他人的悲欢离合,在一种具有对比性的参照系中定位,在“同”与“不同”之间确定人生方向。文学,恰好有这样的意义。
                            反思篇——渐行渐远的无书
    我亦常常思考求学的目的、读书的意义……在无数的夜晚,多少人埋头为了各种证书、考试而废寝忘食,却忘了给自己一片可供思考的空间,安心读书的意念早被工具理性所替代。在大学教育中,我们的灵魂是常被忽视的,缺乏一种沉淀的人文熏陶。此时,图书馆,也许成了最后一片净洁的“迦南之地”(Canna源自《圣经》),用“流着牛奶和蜂蜜”滋养着每一个喧嚣时代渴望静下心读书的灵魂。
    面对商业化大潮带来的价值观冲击、身份认同的焦虑,让这一代人被裹挟在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如纪伯伦所说:我们已经走得太远,以至于忘记了为什么而出发。愈演愈烈快节奏的浅阅读使人们的思维趋于简单,而“电子时代”、“读图时代”的到来,人们被淹没信息之中。在所有的传播中,层层的议程设置又圈住发散的思维,享乐的平面化、意义深度的消弭、信息的碎片化,使人们习惯于浅尝辄止又失去辨别力。
    面对一本厚重的书,阅读已渐为难事。思想与想象空间的窒息,麻木着我们的感受,当年,波兹曼那句“娱乐至死”的警示至今仍振聋发聩。在渐行渐远的路上,我依旧希望着一座图书馆用书的温度来温暖每一个行走的灵魂。 


编辑:swimcloud
0

文字作者: 刘文涛[外国语学院]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