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书香 >> 祖辈的“苦难与风流”

祖辈的“苦难与风流”

[ 添加日期:2012-11-01 点击率:3079 评论数:0 条]

  《苦难与风流》,这是关于老三届人的故事。那个年代虽然离我们已如此遥远,但对我们的祖辈而言,那是一段刻骨铭心的岁月,是苦难与风流交织成的一部血与泪的史诗。

  114篇老三届人的讲述和41篇社会各界人士的评论构成了这部经典,形成了立体的评议和真实的展示。《苦难与风流》的书名起得浪漫,一实一虚,一反一正概括出了老三届人的命运。而这个由当代中国特殊历史造就的一群人,他们的命运展现了当代中国发展的坎坷轨迹。在“选择的疑问”中,作者说到,谁的哥、谁的姐、谁的叔、谁的姨来给当代青年侃老三届,都能倒出一肚子苦水,谈论往事的艰辛时充满对自己的戏谑和嘲弄。祖辈们的“苦难与风流”,经过岁月的冲刷淡去远去最终化作一幅背景。也许真正的苦难在于它根本无法倾诉、无法言说。

  我们的祖辈可谓是苦难的一代。正如他们应该如我们现在一样读书、做梦、编织未来时,却凭借着一腔热血,带着极度的崇拜与狂热,结对成群的奔赴“最需要”他们的土地去了。曾经写诗作乐的纤弱双手,去挖掘荒芜的泥土,拎着镰刀去斩棘割草,把汗水与鲜血洒向寂寞的草原与荒漠,想以此来报效祖国。我们的祖辈带着崇高的理想出发,然而现实与梦想却相差如此遥远。他们最终付出了对他们这一代而言最宝贵的时光——青春。

  我们的青春是温馨与甜蜜的,而祖辈的青春是浸泡着汗水与思乡泪水的历史。然而,他们也学会了风流,那不是前仆后继的风流,不是现实意义的风流,而是一种悲哀的风流,是苦中作乐的风流。在冰海中围坝,在烈日下耕种,在乡村中喂猪……他们在劳作中寻求乐趣,在冰冷的河水中冲洗苍白的面容而恍若无事。那些风里雨里雪里水里,那些窝头、土豆、麦地、耗子什么的,这些特殊的环境炼就了祖辈们刚毅的性格、不屈不饶的精神。当他们回到城市,带回的收获便是那份坚与毅。

  有人说祖辈的环境使得他们个个都带着麻木的灵魂,安于现状。不,错了!他们明白自己所失去的,更明白自己应该发奋争取的。他们已是历尽沧桑,明白时代不会因为他们而停止不前。于是,他们白天工作,晚上补习,补回知识,补回自信,补回他们所渴求的理想。而现在所见到的历史已经证明:他们一个个都已愈合受伤的心灵,一个个都已恢复青春的活力,一个个都为了理想迈进着。

  我们,处于这个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的我们,是否有祖辈们的“苦难与风流”?我们的二十几岁,挣扎在把考研真题反复研究只为多考几分的自习室里,挣扎在护着笔挺的廉价西装去面试的公交车上,挣扎在好工作、好前途出线权的边缘。也许现在太平盛世,缺少乱世出英雄的条件,与老三届环境相比也自由,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经历以及自由去做我们自己想做的事,充满激情的去创造、去占领青春为我们开拓出的无限领地。我们应该酣畅淋漓豪情满怀。但是,在我们心里,越来越缺少那种不惜一切去得到的执念,缺少从内心涌出的那种想要爆发出来的力量,缺少“这个时代属于我”的豪气,缺少属于我们的“苦难与风流”。

  我不知是什么原因,在把“大我”放在首位的年代,大多数祖辈们的青春岁月如此艰苦但内心豪迈、洒脱、舒畅、坚毅、容忍;而在和平富足的把“小我”放在首位的年代,我们的青春如此缤纷但是内心常常空洞、无痛无痒、渴望挣脱。我们是否该沉思,与祖辈相比,我们失去“苦难与风流”的同时,得到的又是什么?

  《苦难与风流》,我想买两本,一本送给爷爷,一本送给自己。


编辑:zhangqiuting
0

文字作者: 张静[后勤管理处]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