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华农人 >> 吴雪峰:一路奔跑的新闻“疯子”

吴雪峰:一路奔跑的新闻“疯子”

[ 添加日期:2012-10-27 点击率:7212 评论数:0 条]

  22日晚,在上海东方卫视的一档著名新闻专题节目《东方直播室》中,出现了我校植科院大四学生吴雪峰的身影。该节目名为《做好人,你后悔了吗?》,在约一小时的节目中,吴雪峰作为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实习记者,与深圳和青岛的两家媒体记者一起,用此前的采访经历,还原解读轰动一时的“王培军‘扶老人’遭讹诈服毒自杀”事件。

  据了解,今年八月中旬,吴雪峰所写的六千余字报道《好人之死:鱼贩王培军生前遭遇的连串“撞人”事件和连环索赔,留下一个道德话题》,在南方都市报刊发后,经各大门户网站和微博转载后,迅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一时间,“扶不起的老太太”、“好人难有好报”、“农夫与蛇”等成为全国舆论热议的话题。随后,南方电视台、上海东方卫视等著名电视台相继联系到南都,做追踪报道。

  “没办法不跑,没办法停留”

  “跌跌撞撞,匆匆忙忙”,说起实习经历,吴雪峰说,“往往是在交完稿件后,就迅速投入下一个选题的挖掘和采访调查中。”他回忆,9月11日,在刚结束湖北麻城的出差采访后,匆忙地从武汉飞往上海,12日录制节目。13日一大早六点一刻,在小雨中,他踏上地铁,赶上午九点回汉的飞机。回到学校才半小时,他又飞奔出去——武汉一工地升降机坠落,19人死亡。“第一时间赶到现场,成了不自觉的惯性。”

  在14日、15日、19日累计发表系列追踪报道逾万字之后,20日一大早,他又赶往长沙。“三天内完成了平和堂打砸抢和长沙‘钱云会案’两个调查报道。”他说,不幸的是,因种种原因,报道未公开发表。

  言谈之间,吴雪峰数次描述自己为“疯子”。时而发呆,时而奔跑。

  “我没办法不跑。我没办法停留。”在一道狭窄的阳光下,他说出了自己的隐忧。作为非新闻专业学生,在众多高校科班出身的优秀新闻学子的“夹击”中,“只能靠自己,杀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对新闻最初谈不上热爱,只是一直以来,喜欢说话、说实话、说错话。”骨子里的桀骜不驯,让这位曾经钟爱文学书法的“文艺青年”最终选择了记者这条路。

  目前,吴雪峰共在《南方都市报》《楚天都市报》《湖北日报》《长江日报》《武汉晚报》《武汉晨报》《楚天金报》《长江商报》等报纸发表新闻作品近百篇。而他却始终觉得“能力不足”。

  而今,这位即将毕业的大四学子仍在奔跑。

  从学生记者开始

  原来,吴雪峰大一在校社联编辑部做干事,同时在《我们这一届》做文字编辑,一度在校外刊物发表散文诗歌。大一暑假为期一个多月的支教经历,让他觉得,“文学唯美,不如讲实话更实在。”他说,之所以选择新闻,是想用客观冷静的笔触,写出更多边远地区、边缘人物的真实故事,为更多不公不正不平之事呐喊,“哪怕声音微弱,喉咙嘶哑。”

  大二,他修读了武大新闻双学位。大二期间,他作为学通社植科分社副社长,同时受聘教研室特约记者,兼任南湖风文学社主编、红杜鹃爱心社宣传部副部长,开始了文字向新闻的“痛苦转型”。“感性到理性,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他说。

  大三上学期,吴雪峰进入楚天都市报实习。“实习的第一次采访,就‘见血’了,外校一男生因转专业未成功,在自己脸上划了十几刀。”吴雪峰说,进入报社实习,大多数的采访,由新闻选题的挖掘,到采访、写稿、改稿,整个过程都是一个人自主完成。

  在校期间,一边完成本专业最关键的课业,一边兼顾周末的双学位课程,一边挤出时间采访,熬夜是家常便饭,“充实,却没觉得累。”

  在楚天都市报实习期间,他敏锐的目光延伸到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写了不少华农的新鲜事:华农教授写“爱莲说”,“华农送”,“华农种猪拍卖”,“华农学子潜心龟文化”,“华农奋斗哥金鑫”,“华农在汉首开射箭课”,“华农爱迪生陶海龙”、“华农女行者张瑜彬”,“华农辅导员祝鑫”、“华农数模王子”、“华农特殊实习课”,“华农动感热舞”,“华农谋女郎”.......

  不仅如此,他也关注校外新闻,四处奔跑。

  大三下学期,凭借《“助考”的秘密:资深考神揭露助考产业链真相》一则发表于南方都市报上长约9000字的重磅独家报道,他进入南都深度新闻部实习,由此开启了更宽广的视野。

  “渴望说真话”

  去过爆炸现场,爬到过烧成空架子的屋顶拍照,也近距离接触过多起意外死亡事件。跟街头的乞丐坐在一起闲聊,也跟一些地方政府官员面对面喝过茶,吴雪峰说,最舒服的状态,还是跟普通老百姓打交道。“我最喜欢跟老人和小孩说话,特能聊。”

  去荆州调查醉汉追打医生患者母亲跳楼事件,去十堰房县调查低保作假事件,去长沙调查915平和堂打砸抢事件、“钱云会案”、精神病院等......一篇稿子动辄七八千字。

  大四之前,吴雪峰独自跨市、跨省出过近十次差,单独采访,他是进入南都深度(调查部)的唯一一个非新闻专业的学生,唯一一个有单独出差经历的人。

  “每一次出差前都觉得好玩,可以趁机去转转,实际上,除了采访、写稿、改稿,几乎没别的时间。”吴雪峰说。

  也正是在这个期间,他的身体状况急剧下降,“闹过胃出血,如今一天不吃饭都感觉不到胃疼。”他笑着说,尽管有时候连续熬夜会觉得累,但做调查报道的时候,总能感觉到自己是鲜活有力的,每天都是新的。

  记忆最深的一次,是在胃出血的第二天,在校医院检查、老医生劝他立即住院,他接到老师电话,一个小时后,他还是奔到了采访现场。“习惯了。”他说。

  “没早日加入学通是遗憾”

  在交谈之间,吴雪峰反复提及一个人:彭小东。他说,学通社“前辈”彭小东是他最好的榜样,“不仅是好朋友,也是好老师,我常叫他‘彭老师’。”

  “没能早日加入学通,是大学的遗憾。”吴雪峰坦言,尽管没有新闻专业,但华农的这一批学生记者,形成了一支精锐新闻团队,在武汉高校竞争中也毫不逊色。据悉,08级“学通老人”中,陈静签约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胡云鹤签约湖南广电,江颖放弃凤凰网OFFER,进入英国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深造。

  《南方周末》特稿卷是他出门随身带的书,《财经新闻二十一讲》和《记者与真相》也摆在书桌最显眼的位置。专攻深度调查报道,是他签约之前的一件大事。

  “愤青一只,屌丝一枚。”他在微博中这样评价自己,“梦想做个有良知的记者,敢说敢写敢做敢为。渴望说真话,为不能说不敢说的人说出心里话。”

  “要想尽快摆脱苦逼命,只有先逼自己,站起来,走着,跑着。风是咸的雨是鲜的,没有什么好苦的,最后回忆都是甜的。”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

  我们也注目、期待,希望这位“渴望说真话”的人,早日实现自己的愿望。


编辑:vera93
0

文字作者: [植物科技学院]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