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华农人 >> 李合生:用心用脑观黄山,创新思维伴人生

李合生:用心用脑观黄山,创新思维伴人生

[ 添加日期:2012-09-28 点击率:4240 评论数:0 条]

    李合生老师今年已经七十三岁,是我校植科院老教授,离休不离岗。在北苑教工小区,李合生老师正向青年学子展示着自己的最新力作“石鸽衔松”、“黄山北海大佛(坐佛)”。他饶有兴趣地讲述着此次黄山之行以及旅行归来的故事,分享着新发现。
    “像神了!”李老师忍不住内心的激动。今年暑假,李老师赴世界著名的黄山风景区旅游,用心用脑用数码机仔细看黄山。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从数百张黄山风景照片中意外地发现了一处值得开发的新景点。一座山峰酷似乐山大佛,坐在山顶上,头顶青松,面带笑容,有眼睛,有眉毛,有鼻孔,还有一排牙齿,右手举胸前,手掌五指平展,佛袖悬垂,向右腿侧不远处的拱手朝拜者招手欢迎。李老师借助电脑比划着“大佛”的眼睛眉毛。学生们看完幻灯片,“大佛”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栩栩如生。这与1992年上海钱益中发现的一尊仰卧的“玉屏大佛”相媲美,一坐一卧,相得益彰。 
    今年八月,李老师把新发现的黄山新景点“黄山北海大佛”以及另一处“石鸽衔松”的照片和说明一并寄给黄山风景区管委会,表明自己的新发现,渴望贡献给更多的观光者。不久,黄山风景区管委会政治处回信李老师,深入交流,并对李老师的新发现表示感谢。黄山管委会政治处在回信中表示,他们会在更多场合向更多人介绍两处新景点,让大家都能领略到黄山的新奇。

    众所周知,黄山是神话中的现实,也是现实中的神话,古往今来,文人墨客、旅游观光者试图将黄山每一石、每一峰、每一松、每一泉逐一命名,黄山因此也就变得富有情趣,富有感情起来。校内外众多植物生理学专家得知李教授在黄山的新发现纷纷祝贺,南京农业大学夏凯教授在教师节送来祝福,钦佩李教授的生活情趣,不仅有深厚的专业学问,也同样有深厚的艺术造诣。河南农大赵会杰教授信中说道:“李老师虽然如此高龄,身体还如此好,心境如此高,兴趣如此广。我游黄山一次,还是上一世纪的事。总认为大山景色不会有啥变化,就没有想着再去一次。这次你发现新的景点,很是别致,值得一看。有机会时,希望再次游览黄山,观此美景。”我校副校长、风景园林学专家高翅教授也对李教授展示赞美的心怀说:“尊敬的李老师,好高兴收到您的邮件(发现黄山新景点),更为您丰富的旅游审美体验而钦佩不已,因为这个世界从来就不缺少美,缺少的是发现美的眼睛和美的心灵、情操、理想和境界。”

    退休后,李老师热情主动承担起讲课、审稿、翻译等等教学与科研相关工作。他还参与植树造林、清除南湖边以及小区空地垃圾、维护小区门窗的工作,他对这些公益活动来者不拒,主动承担。访问之际,李教授正好接到高等教育出版社发来的贺电,得知自己主编的《现代植物生理学》(第三版)“十二五”国家级规划教材申报成功,脸上堆满了笑容,因为它是全国申报时限内出版教材总数的5%中标者,实属不易。由于不会五笔打字,李老师在编写教材的过程中都是用汉王笔一个字一个字地在写字板上书写,与编委们共同完成了第一版至第三版《现代植物生理学》的编写、修订、审核工作,三个版本字数共计达200万之余。每年有40余所高等学校的10000多名大学本科生在使用该教材。辛勤的脑力、眼力劳动,直至李教授的老年白内障也相伴产生和加重,但他认为写好一本优秀教材,为培养成千上万的年轻大学生做贡献,再苦再累也算不了什么,是非常值得的。
    无论是生活还是教学科研,李教授都有很强的好奇心,保持创新型思维。谈到科学与艺术,李老师不加粉饰,只是笑着说科学与艺术都是智慧的结晶,它们共同的基础就是创造力,这种创造力需要丰厚的阅历、大胆的想象和梦想以及持之以恒的毅力作为支撑。“我习惯从不同角度看问题,反复的深度思考可提供前进的动力。”李老师与年轻学子分享着人生经历。闻名世界的奇稻湖北光敏核不育农垦58S花粉育性的调节是由叶片中的光敏色素主导的机理,正是李教授于1987年首次发现的。在日常生活中,他曾经观察到主楼半山腰的一株法国梧桐树的一丛叶片,到了深秋还是绿色。经探究,李教授发现这丛叶子的正上方有路灯,长光照对叶子产生诱导作用,根系得到错误信号,形成延缓衰老的细胞分裂素并运至这丛叶片。他为此写出了一篇科普短文,并在湖北日报上发表。
    李教授热爱生活,喜欢分享,老来依然对工作充满激情。除了担任校老年协会老有所为部部长、组织权益部部长、党支部书记、老协分会会长等等,热忱、无偿地为退休教职工服务以外,他还是一名摄影爱好者,他对一草一木、一事一物都有敏锐的观察力、想象力,并自得其乐。曾有“竹园雪景节节高”和“南湖岸边风景如画”等等作品在武汉晨报上发表。为了拍摄 “南湖岸边风景如画”这张照片,他趴在南湖岸边自己种的柳树旁拢起的小土包上蹲点许久等候,一直到拍摄满意为止。
     “老有所为,乐在其中。”多少年来,李教授一直在向自己、家人强调这句话。他这样说也这样做着。他说:“党和政府把自己培养成一个大学教授很不容易,退休之后就休闲、享受、舒舒服服度晚年,好像有一种对不起党和政府的感觉,退休之后身体还健康,总有一股使不完的劲儿。”李教授还想继续为社会为学校作贡献。他总是习惯于创新型想问题,找目标,求答案,奋斗不止;喜欢分享成功的快乐,将幸福传给他人,帮助他人,在有生之年为社会、为华农大做更多有益的事。

 

 

 

 


编辑:lvzhuqiao
0

文字作者: 张彦[食品科技学院]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