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新闻网 >> 华农人 >> 李运生:他为根雕“狂”

李运生:他为根雕“狂”

[ 添加日期:2012-05-14 点击率:4486 评论数:0 条]

  床上、衣柜里、搁板上满是根雕。“孔雀”、“白鹤”、“大象”、“麒麟”、“猩猩”、“鳄鱼”……栩栩如生。65岁的李运生是我校后勤集团绿化保洁中心的门卫,作为一名根雕业余爱好者,李运生追求这门艺术已经7年了。

  记者在保洁中心门卫室看到,40平米的房间里放着一张床、两张搁板、三个柜子,上面全是李爷爷的根雕作品。柜子下的麻袋中挤满了他从各个建筑工地和垃圾场捡回来的植物根系。“我爱不释手,前天花6块钱从建筑工地一个工人手中买来了三个根系,左思右想总觉得像一头水牛造型。”李爷爷指着床上已经完成的水牛根雕告诉记者,“根雕取材于大自然,‘三分雕刻,七分自然’。大自然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这些奇形怪状引领我们了解、亲近 、敬畏、欣赏大自然。”

  采访时,李爷爷手里正拿着一个叫“野猪奔跑”的作品给茶学专业前来拜访的两名学生讲解,这个“野猪”是他从火堆里抢救出来的。去年冬天,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工人们正在加柴取火。当“野猪”从火中被抢救出来时已经有些烧糊了,晾干、“腌制”、定型、裁剪、打磨、填补、上油,这样,一件根雕作品就出来了。由于不够专业又没有大的资金投入,李爷爷找不到合适的试剂,所以只有靠盐水勉强对根系进行灭菌处理,他经常用红颜色漆代替桐油给根雕着色。“我知道这个红油漆太重了,桐油挺好,一涂上锃亮锃亮,防虫、防腐、又好看。”

  “去年夏天,我去垃圾堆捡回来一大捆废弃的根系,走在路上有个老太太说我‘疯了’,问我大热天抱些没有用的木桩干什么。”李爷爷经常废寝忘食地投入到根雕的创作,完成时看看手表才发现已经凌晨时分了。“用‘作品’评价自己的根雕实在有些过,我只是一个业余爱好者。人老心不老,人越是老越是要运动,我并不闲自己老。只要心理健康大病小病很快就克服了。”他告诉学生们。

  在得知李爷爷马上就要去北京养老时,前来看望的学生们倍感惋惜。他很想在学校带出一批根雕爱好者,希望用很短的时间把自己的根雕实践知识传授给华农学生,让根雕艺术在华农生根、发叶、开花。如果有可能,就把自己的根雕留在华农,让学生们好好保管,然后自己抽时间回来看看自己的根雕以及热爱根雕艺术的这些学生。李爷爷出生在书香门第,兄妹几个大部分都在做教育工作,唯有他自己没有实现“教书”的梦想。除了根雕,他还会鉴赏古董、奇石。他从抽屉中取出了一块“鸡血”石,这次去北京要找专家好好鉴定一番。

  李运生当兵的时候在部队文工团,退休后来到华农连续几年为华农招生输送了一批又一批学生。写字、唱歌、跳舞,边唱边跳,绿化保洁中心经常有人评价说李爷爷能文能武、多才多艺。“现在都不敢去到菜场买菜,我不是一个木匠,全凭自己的感觉给菜场那些老太太做板凳、修扁担,有时候闭着眼睛用砂纸打磨板材手都出血了,他们要给我钱,我说不要。”

  除了对华农的感情,最让李运生放不下的还是根雕。他多么希望根雕艺术在华农结下果实。走之前他要办一次根雕作品展,唤起自己这些年在华农美好的回忆。




编辑:shuibobuxing
0

文字作者: 郑子龙[食品科技学院] 

摄影作者: 范佳佳[园艺林学院] 

[如未做详细说明,本页图文版权归本网站和以上人员共有,引用时请注明,点击了解详细投稿版权信息]


 

新闻排行